六庫至昆明大量客車停運乘客隻能轉車“曲線上昆”

  “這幾天六庫到昆明的車票很難買,隻能買當天的車票,如果去晚了還有可能買不到車票。”近幾日,有多位六庫市民撥打本報熱線反映,稱因為跑六庫至昆明線路的駕駛員停運,致使車輛減少運力不足,很難買到上昆明的車票。

  晚報記者走訪了解到,8月4日上午,六庫至昆明線路的客運駕駛員和承包商因工資問題未達成共識,致使該線路上的40多個駕駛員和20輛客運車集體停運。為保障旅客正常出行,當地運管部門和交通運輸集團公司協調、抽調車輛參與營運。截至記者發稿時,客運站內並未出現旅客滯留現象,但停運車輛仍未恢復營運。

  在得知到昆明的車票售完后,記者在候車室內進行了走訪。據客運站內一位姓余的工作人員介紹,由於跑六庫至昆明線的數十位駕駛員停運,原先每天發七八班六庫至昆明的客車,這幾天來每天隻能發一到兩班車,因此在運力不足的情況下,很多旅客一票難求。她建議,如果要上昆明,可以先買票到保山或者下關,再轉車到昆明,當然這樣會花費點時間。

  “到昆明2000元,到下關1600元。”一位黑車車主聽記者要買到昆明的車票,湊了過來,“如果是到下關轉車,到了永平,我會和下關的師傅聯系,讓他們預留位置拉你們到昆明,一車人數不能超過4個。”他還透露,這幾天,他平均每天都要跑一趟下關送人。

  “這兩天好點了,開始停運那幾天,六庫上昆明難不說,就連從昆明下來的票也買不到。”六庫人楊女士說,9月左右是各高校開學的高峰期,屆時客運站將迎來大批上昆的學生,也不知道能不能買到車票讓孩子准時返校。

  當天中午,晚報記者在客運站停車區內見到了停運的數十位駕駛員,他們當時正和怒江州交通運輸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派出的領導協商恢復營運一事。

  客車駕駛員茶曉峰介紹,此次停運是從8月4日開始的,原因是他們不滿駕駛員的五險一金及客車的承包問題。之前他們已多次就此和集團交涉,但因雙方未達成共識。

  茶曉峰告訴記者,自己是2006年進入交通運輸集團工作的,2009年單位改制,原怒江州交通運輸集團變更為怒江州交通運輸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從2009年開始,因為要繳納五險一金,集團公司每月都會從我們的工資中扣除一部分。以前也沒注意,這次到勞保部門和住房公積金管理部門查詢過自己的五險一金,才發現五險隻買到了2013年一季度,而住房公積金卻為零。”

  為了証明自己有購買五險一金,茶曉峰給記者出示了一份今年5月份集團公司向員工公示的工資表,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金、公積金分別為171.60元、42.90元、21.45元、135元。

  40多個停運的駕駛員裡,除了七八個老員工的公積金買到了2007年外,其余的人和茶曉峰的情況類似。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tomancc.com/kunming_qujing_yuxi_baoshan_zhaotong/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