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一凡西行记 藏彝走廊困境怎么破

  8月4日周一,多云间晴,傍晚有雨。雅安373公里经眉山、乐山到宜宾,住维多利亚大酒店,标间308元含早。5点醒,神清气爽。推窗向外看:朝霞明艳,满山葱翠。给老伴发短信:“我们昨天放弃了四姑娘山,从大山深处的丹巴县,来到成都平原的边缘雅安市,当晚住四星酒店。路上虽辛苦,大家都开心。今日冲出横断山脉:我和葱头去宜宾,任强一家去成都。预计5日到毕节,开始贵州考察”。这一周,老伴总听我念叨横断山脉,却不知它到底有多大?我便告诉她:横断山脉并非一座山,而是大西南一系列平行山脉的总称:它们跨越藏东、川西、滇西,面积60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而且全是南北走向!具体范围是:东起四川邛崃山,西抵藏南伯舒拉岭,北至甘孜、马尔康一线,南达中缅边境。群山逶迤,计有6个系列:[1]伯舒拉岭—高黎贡山,[2]他念他翁山—怒山,[3]芒康山—云岭,[4]雀儿山—沙鲁里山,[5]贡嘎雪山—折多山,[6]邛崃山—大凉山。它们层层叠起,好比6道天堑!横断山脉之广袤,其山路之艰险,超过中国许多地理单位,诸如西藏唐古拉、青海可可西里、新疆帕米尔高原。而我为考察这一区域,只能多次进入、往返穿梭。回想过去4年里,我已4次走过横断山脉,追记如下:[1]2011年3-4月,我自广西百色入云南,经红河至西双版纳。回昆明后,又走腾冲-大理,后经丽江北上稻城,在理塘上318国道,至林芝、拉萨。[2]2011年10月,我在大理学院开会,后由牛师驾车,走保山-腾冲-盈江,翻越高黎贡山,看了瑞丽姐告口岸,当晚赶回大理。[3]2013年5月,我自恩施驾车至重庆,乘飞机去昆明,后由牛师驾车,到昭通学院讲课。牛师又送我到宜宾,任强接我回重庆。[4]2013年7月,我与任强自西宁驾车出发,经循化-临夏-合作,到四川若尔盖,又走红原-马尔康-巴丹,经康定到雅安。屈指算来,我已走过横断山脉4大系列,还剩下雀儿山、大凉山未及涉足。倘若老天慈悲,假以时日,让我走完这一片崇山峻岭,我当再去一趟云南鸡足山,在悉檀寺北厢楼下,为徐霞客焚香才是。

  云南鸡足山明崇祯十二年春,霞客冒险深入怒江流域。这一趟艰苦旅行,令他双足溃烂,行走困难,被迫返回鸡足山。丽江土司木老爷,恳求霞客留在悉檀寺,为他写出《丽江纪略》、《鸡足山志》。而为治愈霞客脚病,悉檀寺方丈聘请名医,照料起居,又动员100多和尚上山采药。来年开春,霞客决意返乡。木老爷派出8名纳西大汉,抬滑竿走了5个月,护送他至湖北黄冈,后改乘官船,沿长江航行6天,回到江阴老家。半年后,霞客还是因病故去了。又及:横断山脉一名,出自清末文人黄懋材。黄是江西人,他考中秀才后,恰逢甲午战败。小黄遂放弃科举,钻研新学。光绪四年,朝廷派他“以四品顶戴出境”,查访西南边陲。他在云南目睹怒江一带大山并列,横亘天际,遂取名“横断山”。问题是:横断山脉阻隔东西,费老为何又称“走廊”? 我猜想:滇西三江并流,穿越横断山脉,切割出众多峡谷。其中金沙江最是迂回曲折:它并未尾随怒江、澜沧江进入云南,反而在丽江转身,北上宜宾,沿途吸纳3条支流,即雅砻江、大渡河与岷江。如此便形成了“六江流域”。想想看:横断山脉由南向北,隔绝东西。此一巨大地理屏障,自古阻滞交通,方便割据,藏匿难民,同时它也将大西南多民族文化,原汁原味地保留至今。云南人所谓“望山跑死马”,恰是马帮穿越横断山脉的生动描述。但该地区并不封闭:其间有6条大河从北向南、切割出无数峡谷、河口与关隘。从河床底部算起,峡谷往往深达2000米!所以在无现代桥梁的古代,东西交通艰辛无比。然而沿着6条大河,留有一批古代通道:蒙古铁骑呼啸南下,西夏遗民钻山逃亡,藏缅语族溯江北上。六江流域考察,进而揭示了如下秘密:[1]古代通道并非是一条或几条,而是一个纵横交错的网状系统。6大江河之间,也不乏跨流域的横向(东西)通道。科考队在六江流域发现了大批石棺葬:它们类似宜宾出土的僰人石棺,从而证实东西通道的存在。[2]这些网状通道,将六江流域变成一个迁徙走廊:古代羌人自河湟南下,来到藏东与滇西,继而沿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往南迁徙,远达藏南察隅。大西南多种民族传说,均提及祖先居住北方,后来沿河南下。[3]纵横交错的古代通道中,南北通道更重要。这恐怕是因为:中国大一统王朝扩张,历来由北向南、逐步推进。其次北方战乱,促使游牧民族大举迁徙,南下避祸。最后,西南百姓多信佛,习惯水田稻作,这也方便了南北文化融合。由东向西,则是青藏高原,高寒缺氧,不利农耕。试举一例,说明南北通道的重要性。今年5月,我走过云南昭通市盐津县的豆沙关,那里雄关天堑,紧靠金沙江,自古是四川进云南的咽喉:古僰道、秦五尺道、汉南夷道、隋唐石门道、南方丝路,共计5条古道在此重叠,实乃一座南北交通博物馆!此关原名石门关,始建于隋朝。两扇石门一关,中原与南疆交通断绝。唐天宝年间,南诏叛唐,石门关封闭。40多年后,南诏又与吐蕃争斗,僵持不下。南诏派使者到成都说和,要求归附。大唐御史袁滋,遂由石门关赴云南,册封南诏国王。此后,石门关重又开启。

  盐津豆沙关8点早餐,与任强一家线日,我在张掖初见贝贝。其后10天,这个13岁女娃,竟能吃苦耐劳,随我奔波3000公里,穿越藏彝走廊!9点,任强送我上路,贝贝小手招个不停。上成雅高速,向北改走成宜高速。为何不从夹江直下乐山呢?我的算盘是:贴着邛崃山走,看看依山奔流的岷江:只因岷江贯通川北川南,恰是六江流域中最靠北的一条走廊!岷江发源于甘肃岷山,经松潘、汶川、都江堰、新津至乐山。它在乐山接纳了大渡河、青衣江,又经宜宾入长江,全长1279公里。作为长江一级支流,岷江年径流量900亿立方米,超过2条黄河!古人笃信《禹贡》,误以岷江为长江源,直至徐霞客提出:江源在金沙江上游!车过彭山后,岷江若隐若现。行至眉山,河网密布。我对葱头说:这些天一直钻山,害得我俩半饥半饱。想不想去眉山,吃一次苏东坡家乡的饭菜?葱头大喜。上午10点半,龙宝停靠三苏祠。步行至售票处,只见一纸通告:三苏祠大修改造!我见葱头懊丧,带他绕着祠堂走,钻入一处茶社,里头挤满了茶客:他们或品茶,或打牌,或摆龙门阵!这与我们在康定所见,竟有天壤之别!我问跑堂大姐:有饭吃没得?她拿出菜单,令我食指大动,当即点一套眉山佳肴:东坡肘子、小笼牛肉、酸辣粉、担担面。我有担担面,已是心满意足。葱头扫荡了牛肉,又啃半个肘子。我说吃光它!肘子瞬间消失。饭后又走80公里,进乐山市。过甘江立交,青衣江碧波荡漾。过张坝立交,翘首向东,凌云山赫然在望。我提醒葱头:快看乐山大佛!他已昏然入睡。此刻桥下涛声喧哗,大渡河白浪翻卷,宽达1公里:回想大小金川一带的大渡河:悬崖峭壁,惊涛拍岸,河宽不足百米!大渡河作为岷江的最大支流,源起青海巴颜喀拉山。它向南流入阿坝、甘孜、雅安、凉山。大渡河主源大金川,在丹巴县与小金川汇合,始称大渡河。丹巴以下909公里河段,水流汹涌,塌方不断。泸定以下的大渡河,绕过贡嘎雪山、峨眉山金顶,最终在乐山大佛脚下,与岷江合流。龙宝过五通桥,我仍在思索岷江。中国最古老的水利枢纽,当属四川都江堰:它是2000多年前,李冰父子为了驯服岷江、灌溉成都平原,带领民众打造的宏伟工程。1000多年前,大唐高僧海通,又在凌云山下广结善缘,集合民众,开凿一尊镇江大佛,其目的也是为了压制水患。相传海通来到凌云山,搭起茅屋修行。此地三江汇聚,万马奔腾。每逢夏汛,洪水肆虐,又令舟楫倾覆、货毁人亡:只因大渡河从海拔4000米的大凉山倾泻而下,冲入四川盆地,直抵海拔562米的凌云山下,与岷江迎头相撞!海通想出一个高招:即在峭壁上开凿大佛,让他安澜镇涛,保佑苍生!午后的成宜高速,车辆稀少。剩下140公里,龙宝一冲而过。不到3点,来到宜宾市人民路,入住我熟悉的维多利亚大酒店:今年5月初,我随牛师自昆明北上,一路看过昭通陡街、龙云老宅、盐津豆沙关、水富向家坝,来到宜宾这家酒店。当晚去合江门吃船餐:河鲜美味异常,超过重庆嘉陵江!可我大多叫不出名目。老板娘说金沙江的鱼虾,下江人啷个晓得?

  宜宾合江门洗完澡,推开窗户看风景:市声喧哗,人车交织。今年5月我到宜宾时,曾为此地商业发达、生活安逸,大发一赞:宜宾东邻乌蒙山,南接五莲峰,西靠大小凉山,实谓三面环山、身陷釜底。然而宜宾市2区8县,合计人口540万,生活水平明显高于周边地区。仅以2012年为例:宜宾市当年的农村人均纯收入7747元,比较同年4个临近州市:贵州毕节市4960元,云南昭通市3897元,四川凉山州4145元,甘孜州4610元。宜宾是靠了五粮液,才成为富甲一方的川南重镇么?显然不是。今日到宜宾,我随身带来阿坝、甘孜的强烈对比,又查阅宜宾地方志,检索当地政府规划,得出乐观看法如下:[1]宜宾是长江上游最早开发之地,自古民族杂居,南来北往。早在3000年前,宜宾就有僰人国。秦设僰道县,汉置犍为郡。南北朝时,夷戎入侵,梁武帝夺回僰道,设立戎州。宋置叙州,改僰道为宜宾县。南宋末年,叙州安抚使郭汉杰,一度筑山城据守,抗击蒙古骑兵。元军毁山城,又设叙州路。元末红巾军占宜宾,自号大夏。明洪武灭大夏,改立叙州府,始建石城墙。明末张献忠3次攻占宜宾。民国初,宜宾为下川南道,1950年设川南公署。[2]宜宾位于川、滇、黔三省结合部,自古为丝绸之路南段起点、藏彝走廊的东南门户。西部大开发以来,宜宾作为区域中心城市,首先连接成都、川南、攀枝花3大经济区,辐射周边人口2000万。其次,作为大西南交通枢纽,宜宾的长江港口、民用机场、高速公路网,一应俱全。其三,宜宾人口密集,产业发达,能源丰富,水电火电俱全,且能提供大批就业岗位。[3]今后宜宾战略位置,势必更加凸显:因为2条高铁即将连接广东、广西、贵州与四川,形成一条直达沿海的快速通道。先看贵广高铁:它自广州南站起,经佛山、肇庆、桂林,入贵州都匀,至贵阳北站,全长856公里,时速250公里。开通后,广州到贵阳只须4小时。再看成贵高铁:它东起贵阳,经毕节入云南镇雄,再由宜宾、乐山到成都,全长632公里。2019年通车后,将形成一条广州至成都的直达高铁,全程1500公里,8小时可达。晚6点,我与葱头下楼,打算去合江门吃晚饭,不料天阴下雨,心绪败坏。好在葱头中午吃得大饱,不吃也罢,于是各自回屋。8点雨止,我一人出门,散步至大观楼,又想看金沙江夜景,于是打的去了合江门。合江门是长江主航道起点,也是宜宾大码头。据《宜宾市志》:宜宾自古无城墙,居民沿江建屋,以街为市。为了管理蜀郡贸易,官府在三江口设“关市”。唐德宗年,西街口建起一座谯楼,即大观楼。明洪武置叙州府,始筑石城墙。6座城门中, 合江门水运繁忙,货船直下重庆、上海。2001年,合江门建成长江广场,设有喷泉、牌坊、宜宾赋等景观。

  向家坝电站站在长江广场,华灯璀璨,游人如织。左面缓缓流淌的是岷江,娴静如淑女,右边涛声哗然的金沙江,凶猛似武士。它俩在合江门聚首,合为长江,一路奔去东海。遥想2011年春,我曾走过青海唐古拉山:格拉丹东主峰下,无数冰川融化出细流,东流150公里,汇入长江正源沱沱河。380公里后改称通天河,又蜿蜒流至青海玉树,始称金沙江。金沙江长2316公里,它经云南香格里拉,至虎跳峡转弯,向东北到攀枝花,接纳支流雅砻江,又经大凉山流至宜宾。金沙江水电蕴藏之丰,堪称中国第一。我2次去云南昭通,看过永善县溪洛渡、水富县向家坝,皆属特大水电工程。9点回酒店,了无睡意,因又想起费孝通的遗言:“以康定为中心,向东向南划一条走廊”。我从康定一路东行来宜宾,沿途所见纷纭,令我思绪万千。如何继承费老的研究,将其坚持下去、形成制度?在我看来,费老着眼于民族识别,重视各民族文化交流,可他最核心的关切,乃是1988年8月,他在香港中文大学发表的讲演:《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费老强调:中华民族大一统格局,自有一个几千年的历史形成过程。其间,经过许多民族单位的混杂、联结和融合,同时也有分裂与消亡,最终形成一个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却又各具个性的多元统一体。至于这个“全国一盘棋”的总体格局,费老已在1981年中央民族学院座谈会上指出:从宏观上说,中华民族分布地域,至少可分为6大板块、3大走廊。6大板块分别是:中原区、沿海区、北方草原区、东北林区、青藏高原区、云贵高原区。3大走廊包括:藏彝走廊、西北走廊(即河西走廊)、南岭走廊(它经五岭南下,横亘湘、赣、粤、桂4省)。费老又称:我们须从大棋盘上的演变,来看各个民族的过去和现在。再者,板块是以走廊相联结的,故而板块相对稳定,走廊具有流动性。因此,民族走廊更值得研究。费老上述看法,对于西部大开发,乃至“一带一路”战略设计,颇具理论价值。换言之,费老关心中华民族的历史形成,可他的长远目标,是在调研基础上,规划未来中国发展!1982年他对科考队说:“今后中国的民族还是要变的,不会永远是这样的,变化的方面是什么呢?社会主义民族之间关系是怎样?它本身规律又怎样呢?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进一步研究”。转眼已是2015年。我的这篇考察报告,迟迟不得杀青。主要原因是:去年改革步子大、形势变化快,而我对于藏彝走廊的思考,瞻前顾后、喜忧参半。眼下中国政府已铺开2项宏伟蓝图,分别是《藏羌彝文化产业走廊总体规划》,以及酝酿中的《十三五全国铁路规划》。概说如下:藏羌彝文化走廊:2014年3月,文化部、财政部联合下发《藏羌彝文化产业走廊总体规划》,规划涉及川、黔、滇、藏、陕、甘、青7省区,其中有四川凉山、甘孜、阿坝(缺攀枝花),云南楚雄、迪庆(缺丽江、怒江),贵州毕节、六盘水、贵阳,青海黄南、海北、海南、果洛、玉树,乃至甘肃甘南、陕西西部、西藏东部。规划区内少数民族人口760万,覆盖面积68万平方公里。拟投资110亿元,征集筛选各地方案,继而打造一批示范性文化产业,诸如文化旅游、民族演艺、民族手工艺、高原体育、藏医藏药等。

  中长期铁路规划赵评:此案气势宏大,颇有创意。其设计思路,是要推动藏彝走廊的扶贫开发、旅游发展。这等好事,我举双手赞成!但有若干问题仍需斟酌:[1]比较费老的“藏彝走廊”,该规划多出一个“羌”,是否听听专家意见?文化走廊范围,增加了青海、陕西、贵州部分地区,明显超出了六江科考范围。不知相关学者怎么看?是否要加派科考队?[2]开发特色旅游,促进民族文化发展,需要2大前提,第一是修路架桥、开启交通、打造旅游路线;第二是完善法律、制定目录、保护文物遗产。这2件大事,分别由交通部、文化部统一管理,进而在西部7省区具体落实。而为解决跨部门、跨区域协商事宜,是否要设一统筹机构?[3]习在闽工作时,曾主持制定《福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管理条例》。该条例提出:必须建章立制,预防建设性破坏。依据条例,福州现设一个文保局(定编20人)、一个考古队(定编8人)、一颗文管会印章、每年100万元经费。这在全国文保界,堪称创新之举,建议参照执行。国家十三五铁路规划:2014年12月26日,兰新、贵广、南广3条高铁同日开通:它们均为东西走向,也是新疆、青海、甘肃、贵州、广西等西部省区首次开通高铁。据报道,2015年将有一批铁路新线密集开工,分别是川藏铁路拉萨至林芝段、川藏铁路成都至雅安段、南昆铁路南宁至百色段,天(津)阿(拉山口)铁路额济纳至哈密段铺轨。对此,我有感想如下:[1] 2014年底开通的3条高铁,2015年开工的4条新线,都是东西走向!这说明十三五铁路规划,正大幅向西部倾斜,力度越来越大。很显然,中国政府的强大意志,辅以充裕基建资金、先进铁路技术,已有把握穿越藏彝走廊,贯通六江流域,进而突破地理屏障,征服青藏高原。[2]国家十三五规划,正在热烈酝酿中。近日惊悉:中西部7省报批“包头-至海口”高铁方案:该干线个省会(西安、长沙、南宁、海口),穿越秦巴山区、湘鄂西山区,途经包头、榆林、延安、安康、恩施、张家界、吉首、桂林、玉林、湛江等旅游名城。其战略意义在于:连接珠三角、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主干道,成为纵贯南北的第5条中国铁路干线]国家发改委批复新线项涉及藏彝走廊,全是南北走向:它们是兰州至合作铁路,大理至瑞丽铁路,玉溪至磨憨铁路。有鉴于此,我提议参比“包头-海口”干线,再规划一条南北干线,即兰州-合作-若尔盖-马尔康-康定-西昌-攀枝花-大理-瑞丽。这条“兰州-瑞丽”干线,吻合费老遗愿:它能打通藏彝走廊,亦能自北向南,勾连3条东西干线,即兰新高铁、川藏铁路、滇藏铁路。由此形成的西部交通大格局,必将造福子孙,福佑中华。结语:西南诸省,块头太大。广西面积23万平方公里,与老挝旗鼓相当。云南39万,大过马来西亚、菲律宾或越南。四川省48万,堪与泰国比肩。西藏120万,超过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的面积总和。即便是藏彝走廊(68万),也顶得上一个南亚大国缅甸。如此广袤地域,集中了众多民族、纷繁习俗、上千年文化遗产,如何分门别类、妥善治理?窃以为未来出路,在于通盘谋划,改大为小。例如在藏彝走廊,似可划分出3个小省:[1]河湟省(含青海海东、黄南、甘肃临夏、甘南),[2]西康省(含四川阿坝、甘孜、凉山、西昌、攀枝花),[3]大理省(含云南大理、丽江、迪庆、怒江)。我有一个梦想,即在2017年后,中国政府能推行“大省改小省”的区划改革。若在兰瑞铁路沿线个枢纽站(合作、康定、大理),它们便可水到渠成,成为3个小省的省会,而且首尾相连、一气贯通。(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tomancc.com/kunming_qujing_yuxi_baoshan_zhaotong/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