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昭通镇雄“和珅”李升翔其人其事

  和珅,清朝乾隆年间的官员、商人。其利用职务之便,结党营私,聚敛钱财,打击政敌。此外,和珅还亲自经营工商业,开设当铺七十五间,设大小银号三百多间,和珅所聚敛的财富,约值八亿两至十一亿两白银,所拥有的黄金和白银加上其他古玩、珍宝,超过了清朝政府十五年财政收入的总和。乾隆帝死后十五天,嘉庆帝赐和珅自尽。

  李升翔,云南昭通镇雄人,现任昭通市交投公司董事长。在镇雄时从政期间,被坊间称为“镇雄和珅”。调到云南昭通市交投公司任董事长后,又被职工私下呼做“蝗虫”。其从镇雄县步入官场至今,敛财上亿,以他的职位与清朝宦官和珅相比,其胆大妄为的敛财手段和行径,恐怕连当时权倾朝野的和珅都自叹不如。通过两图对比,你会发现历史和现实惊人的相似,清朝大贪官和珅和昭通交投公司老总李升翔在貌相上竟然如此帽似,不同的是和珅被嘉庆帝赐了自尽,而贪官李升翔却依然风光无限,虽然有许多干部和群众多次举报,但因为其钱多关系复杂,有人包庇,跑风漏气,对我们通过信件反映李升翔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要么根本不管,要么做做样子,随便了解一下就终止调查,使李升翔在得到消息的过程中用尽各种手段如转股、更名、销赃销证的措施,企图漂白自己,逃脱惩罚。十八大以来,中央高举反腐利剑,持续“打虎拍蝇”,深得人民拥护,像李升翔这样的小官大贪,如果纪检监察机关和各级司法部门坐视不管,不组织专门力量进行查处,中央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的精神怎么落实?怎么取信于民?下面,再次将李升翔的相关贪腐行径反映给相关单位和所有希望传递正能量的朋友们,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问题不查处,反映不停止。一、李升翔自任镇雄县财政局副局长开始,利用官场潜规则,耍尽手段,一路春风得意,一路升迁,从财政局长、副县长官至交通投资公司董事长,可谓官运亨通,但在其一路升迁过程中,不排除他善于经营官场的狡诈,更是利用制度和监管的漏洞,在县油路工程、企业改制、矿产资源审批、土地开发利用、二级公路建设等工作中,持干股,吃、拿、卡、要,雁过拔毛,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贿赂,以变相参股的方式参与小额信贷,经营搅拌站、房地产开发、砂石料厂,严重违反云南省委关于“六个严禁”规定,其通过合作入股的方式,与私人老板、亲戚、朋友狼狈为奸,以交投公司名誉,打着吸收民间资本的幌子,让利于合伙人,损公肥私,中饱私囊,从中牟取暴利,致使国有资产及资金大肆流失。李升翔在镇雄任职期间,开设涉黄洗浴城、涉赌电玩城,开设正兴医院,套取医保及新农活资金,与国有医院争利,指使其小姨妹何春媛出面开设茶室进行赌博活动,李升翔敛财手法炉火纯青,无所不用,无所不及,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把公职人员不得参与经商办企业的规定忘得一干二净,其敛财的手段至今让镇雄许多人叹为观止和汗颜。二、李升翔用非法手段聚集的资金,在镇雄高调修建豪宅,在昆明拥有20余套房产,在昆明北市区购置5层小区楼交给其儿子开宾馆,在昆明世纪城水立方购有门面七间,2014年,由于其得到有人反映他问题的消息后将相关房产进行了处置变卖。三、李升翔与利益共同人彭龙华狼狈为奸,用其儿子名义买下彝良水泥厂,牟取暴利。四、李升翔到昭通交通投资公司担任董事长后,在镇雄至凤翕二级路建设中,非法操纵招标,泄露出卖标底,弄虚作假,伙同镇雄一群熟人老板,指使并纵容他们借资质进行串标、围标,以标段为单位,明目张胆收取好处费。交投公司是政府的国有公司,拥有政府的牌子,在各类工程建设中拥有绝对优势和优先权,以李升翔为首的利益集团打着政府交投公司的幌子,大行敛财之道,由于资质可以借用,大量的工程被串标、围标,许多中标者往往是没有任何工程资质的利益攸关者和行贿者,造成了许多工程违规变更设计、人为增加单价、层层转包捞好处等行为,导致豆腐渣工程层出不穷,李升翔自己是利益的受益人,当然对工程质量不以为然,听之任之,甚至包庇纵容,此外,李升翔还伙同共同利益人彭龙华、孙斌、邓启平合股共同营运镇凤公路最肥段,大肆敛财。五、为做大昭通交投公司,昭通市政府把八条二级公路交由交投公司建设,把所有路段的土地、砂料、加油站、广告经营、质量检测、贷款手续费等全交给交投公司来运作,然而,李升翔却将市政府的特殊政策作为发财机遇,采取低价贱卖、收回扣、合伙开发经营的名义,从中敛财无数,通过发包转让,照顾其儿子、小姨妹、亲戚,从中非法牟取利益,私办镇雄罗坎凤翕加油站、镇雄加油站、鲁甸加油站、盐津加油站、巧家加油站等若干加油站。六、李升翔以交投公司名义投巨资在昭阳区开设搅拌站、砂石料厂,在购买设备过程中吃回扣,在生产营运中,无论是管理人员还是务工人员,基本都是李升翔的亲戚、朋友,关系户,大搞家族式经营,公私不分,导致管理混乱,亏损巨大,之后,李升翔竟擅自将搅拌站低价包给好友邹才生,将砂石料厂低价包给付某某。赚是私人的,亏是公司的,流失的是国有资产,得利的是李升翔和他的合伙人。七、李升翔以融资为借口,与家人、亲戚朋友勾结串通,开办小额信贷公司,其老婆、儿子均在小额信贷公司中持有股份。该公司注册资金五千万,交投公司出资3500万元,仅持股30%,其家人、亲戚朋友出资1500万元,却持股70%,更为荒缪的是,私欲难填的李升翔董事长竟然把小额信贷公司承包给了他的利益代言人李兴兰经营,这种行为与法无据、于理不合,却无人过问,岂非咄咄怪事。八、李升翔以交投公司名义开发房地产“荷花蒂斯”楼盘,以公为名,实质是其儿子、亲戚在运作。其经营运作方式十分蹊跷和难以令人至信:一是公司出资90%,只持股68%,私人仅出资10%,却持股32%,公司与私人的占股比例有悖常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交投公司大气,“让利于民”,如果是吸纳民间资本,怎么不诏告天下,让能出资的民众都参与分一杯羹呢?二是李升翔通过运作,让自己儿子搞建房施工,并以低价买下主楼,从中牟取暴利;三是楼盘车库外售9万元,其中6万进交投帐,另外3万元却进了其儿子私人账户,不知原因何在,仅次一项,其子至少获利300万;四、该楼盘在开发和销售过程中,存在偷逃税行为,致使国家税收流失。九、李升翔以交投公司名义,伙同他人在昭通---会泽高速公路建设中承揽工程,钱由交投公司出,利由私人分,把工程分包给其亲戚,利润大部分由所谓合伙人拿走,这是行公司经营之名,赚个人利益之实,典型的损公肥私。十、李升翔不经董事会决定,未经法定评估审计程序,不报政府批准,擅自指使用上千万资金收购其朋友水富港务大酒店经营权(该酒店属市交通局,已经租给段政廷经营15年,当时装修费300万,已经经营10年),收购后,李升翔又用上千万资金进行装修,从中捞取大量好处费,还美其名曰壮大公司实力。十一、李升翔自当上交投公司法人后,交投公司管理制度缺失、财务管理混乱、以老大自居,随心所欲、大搞一言堂,一人说了算,不按照公司章程进行经营管理,而是弄虚作假,拉帮结伙,全公司80%的职工都是他的亲戚、朋友、老乡以及关系户,结成利益团体、熟人联盟,作为国有公司,养了无数闲人、庸人,管理无序,照此下去,国有资产必然被蚕食,最后,留给政府的就只是沉重的包袱和擦不完的屁股。以上种种李升翔的违法乱纪行径,虽多次反映,都是不了了之,结果让奸诈的李升翔在嗅到有人反映的相关讯息后,为防事变,采取了转让、退股、销证、隐匿、转移资产、资金、更名等多种手段,企图逃脱查处,呼吁相关部门重视我们的反映,给我们群众一个交代。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mantomancc.com/kunming_qujing_yuxi_baoshan_zhaotong/604.html